转-【社评】控制你的愤怒

                                                                                                                                                               ■李秋实


       如果你足够接地气,应该去各大草根文化论坛上看看中国的另一面,那是全互联网最活跃的地方,也是最鱼龙混杂的地方。

        你会发现,有拿到数十个大学offer的人在上面发帖寻问去哪一所好,也有月薪2000元在北京问网友天天吃方便面会不会死掉。而这两个帖子就挨在一起。

       两条帖子看起来差距极其之大,简直一个是天堂一个是地狱。但若打开回复,你会发现内容大抵相同。前者的回复会出现对富二代的议论以及所谓“出国狗”的质疑,后者的回复则同样会出现对中国现状相当深刻地批判。

        总而言之,无论你发什么,除非色情、娱乐相关的帖子,都会看到类似的文字:富、穷、屌丝、高帅富、女人贪钱、制度、政府、审查、声援……

        所以我们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这次南方系事件会有这么多人站出来说话了。

        说白了,中国有一大批人总是在愤怒。

        昨天我看一部电影,看似是一个励志电影,其实讲的无非是:控制你的愤怒。

        电影里的主人公的前半段人生实在是不忍直视,吸毒的家庭、破碎的梦想。然而当她最后摆脱了过去的生活,发表了演讲时却说:

        “我不愤怒,愤怒是我身体里的一部分,我要接受它,吸纳它,化为力量。愤怒会让人失去理智,愤怒会让人固步自封。”

        其实回顾南方系的新年贺词修改一事,你会发现,作为一个新闻人,我们没有真正地履行新闻专业主义,抑或说,甚至没有用理性捍卫自己的权利。此事一出,铺天盖地的文章出现在互联网上(当然纸质的是暂时不会出现的)。仅仅粗略阅读,你就会发现大多数文章写的实在是水平不高。

        例如,有一篇评论就说,庹部长所作所为是跟裆中央对着干,是跟习主席新南巡精神对着干。

        又例如,有一篇评论指出,中国太需要这样的声音了,于是援引法国大革命、美国历史之类的,证明只有类似的声援够多,中国才能有所改变。

        这些评论我相信绝大多数人看的时候,都会热血沸腾,都会打了鸡血一般,谈民主,论宪政,真他妈快意人生,意气风发。

        但若单独提出来,你会慢慢开始思考:习主席为什么要跟这次事件扯上关系呢?如果他老人家不南巡,修改新年贺词就是符合裆中央的精神了?

        又会思考:历史上无数弱书生,总用历史做挡箭牌,却从未思考过国情的不同与一个国家的生命脉搏。新文化运动,辛亥革命……百年过去了,我们所谓的文人似乎还在固步自封,认为一两篇口号式的文章可以改变什么。

       说白了,绝大多数新闻人都在体制内,说出来的话也是体制内的水平。换句话说就是:被一块红布遮住了视线。一遮几十年。

       南方系事件刚出来的时候,很多人在谈论宪政,但慢慢地发现:诶,不对啊,南周貌似通篇在谈宪政,但其实狗屁都没说啊。

       所以很多人就觉得,哦,原来南周醉翁之意不在酒。甚至有“南周革命说”出现。人们便开始抓住某部长的把柄。其实你抓人家部长的把柄干嘛呢,人家部长的把柄是给他老婆抓的,才不是给你们这些臭文人抓的呢。

       照网络语言来说就是:一大批愤怒正在路上。

       言归正题,最近一系列事件只会抛出一个问题:我们需不需要这种愤怒?

       声援?北外、中大、南大、广州大学部分社团或团体做出声援南周后,一举获得“中国四大名校”的欢呼。OMG,吓尿了。

       联署?太多不知情的人随意就签名,连事情的原委都没有弄清,哦不,实际上全中国估计除了南周的一小撮人和宣传部的一部分人弄清楚了,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再权威的话语,不也来自“可能犯错误的单纯的却又饱含私欲的人类吗”?到末了,说不定是一场“联署性营销”。

       这种愤怒,这种群体性的愤怒是致命的。我们在被红布遮掩了视线许多年以后,是否又刺伤了自己的眼睛,流出了更多鲜红的液体,把这块布染的更难以透视?

       什么是新闻专业主义,什么是宪政,什么是新年贺词?这三个问题抛出来,未必有人说的清。

       有没有新闻审查制度,宣传部长的权力有没有大到可以修改文章,是不是他修改的,未必有人清楚。

       南周写的好不好,改的好不好,应不应该改,未必有个权威的说法。

       现在的舆论太愤怒,太少人谈问题,都在谈主义,谈制度。

       可以负责任地说,大多数人只是借着这次的事件发言,而这些人其实根本不大在乎中国新闻的发展,也不在乎南周是不是真的捍卫了自己的权利。他们更在乎的是自己的声音有没有被听到,有没有改变所谓的制度。

       他们的愤怒让他们丧失了某种能力,相反,他们开始希望自己拥有一个英雄的能力。

       改变社会,改变舆论,改变民众麻木的思想……

 

       这也就是为什么很多人选择不说话,默默地站在一个立场。

       相反,我更敬佩这些人,他们真正知道一个声音要发出来需要多厚的底气,多丰满的知识,真正的勇气。

       所以一切愤怒支配下的文字,都不足以带给人民春风沐浴般的享受。而一切愤怒支配下的文字,最终都会沦为跟论坛帖子一般的产物。

       纵使一个在谈宪政救中国,一个在谈屌丝吃泡面,说不定背后都是一个人写的呢。

       又或者说,它们都是愤怒那头猪写的。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107调查》观点。也期待更多读者自由发表自己的观点,或向《107调查》投稿,抒发自己的意见。感谢您的关注和支持。


评论
热度(4)
  1. Eisfilm・LoFoToWilbur 转载了此文字
    “我不愤怒,愤怒是我身体里的一部分,我要接受它,吸纳它,化为力量。愤怒会让人失去理智,愤怒会让人固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