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你活得太骄傲了

阅读文字:

作者 :  田媛 。◕‿◕。


在给宿管阿姨报修几次宿舍里的下水道堵了以后。依然没人管这档子事。宿舍里的四个女孩儿,忍无可忍,终于撸起袖子,挽起裤管,亲自上手,掏下水道。


在疏通了之后,我和璐璐在水池子边上使劲搓着肥皂,想起刚才亲自用手抓一大把头发的感觉,我还心有余悸。


我问她,“你在家干过这种事儿吗。”


她说,“家里压根就没遇到过这种事儿。不过无所谓,画得了眼影,也要会掏下水道。你说是不?”


我一下子肃然起敬。


后来我给男友绘声绘色地描绘我一副“郑成功南下”的样子挖下水道,我只是想炫耀,我是一个气壮山河的妹子。男友根本没领会我的初衷,自顾自地接我话茬,“你们怎么不把下水道上面那层网砸开,省得下次再堵住。”


“你觉得一个女孩子该干这种事情吗。”我气嘟嘟地问。


“这还要还分男女?掏得了下水道,也要会砸下水道!”


 


我一肚子火大,不过转念一想,这世上,好像除了男女卫生间这种事儿,从没一件事贴着标签必须由男人来代劳。哪怕是脏活累活。


 


后来在反思中觉得,自己大抵是活得太骄傲了。社会的期待里,“你要做一个风雅浪漫的女孩子。”却忽略了从小被教育的,“你要做一个能做力所能及的事情的人。”


 


之前我手机被小偷偷走又现场抓住的那次,没有监控视频作证。只有三个围着黑色纱巾,眼睛深陷的留学生女孩儿在现场。


我和男友后来去找这三个留学生女孩儿作证的时候,女孩儿正在给自行车搭链条。满手油问我该怎么帮忙。


男友赶紧过去蹲在自行车旁,说“我来我来。”我也急忙从包里掏出几张纸巾递过去,让女孩儿擦擦手。


那个搭车链的女孩满脸狐疑,她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男友帮她,做这件她自己就能很顺利做好的事情。


在我和男友的认知里,倒也不觉得姑娘不该搭链条,只是有男生在场的时候,这个活就该交给男生。不管这自行车是谁的。


留学生女孩还是执意自己搭上了。然后用不是母语的英语,磕磕绊绊告诉我俩,“我的手已经脏了,再弄脏你的手,这样不好。”


 


高中时和一个肤白貌美的姑娘同寝室。


姑娘的脸像刚成熟的桃子,让人看了就开始意淫咬一口的爽快。姑娘从小便被人夸作漂亮,想必自己也暗地里沾沾自喜。骄傲得不能自已。


我打心眼儿里喜欢和她住一个寝室,枯燥的高中生活在她的花枝招展里也显得没那么无趣。可我终于一次让姑娘对我急了眼。


在她琢磨出门穿哪件衣服将近一个小时以后,开口问我,“到底穿啥啊?”


我说,“女为悦己者容,穿让自己高兴的那件。”


她说,“都穿着很高兴。”


我说,“那就随便,只要你干干净净,明天还真没人记得今天你穿的是蓝还是绿。”


姑娘显然对我的回答很不满意。甚至觉得我是恶意的嘲讽。


气势汹汹地拿了那件一小时前她从柜子里拿出的第一件衣服出门了。


姑娘,你真的是活得太骄傲了。


 


在爱情里摸爬滚打几年以后,我开始觉得男女在情爱里的所求无异。


干涸的心灵都需要泉水浇灌,这与男女无关。


有一次和男友在异乡游玩,几天来阴雨连绵打扰了好心情,莫名其妙地被当地刁民坑了好些钱,加之险些凑不够回家的路费。抑郁到极点。最后又活生生错过了回家的最后一班车。


我终于在那个异乡的车站崩溃。好像全天下的委屈硬生生地,毫无保留地全塞给了我。


不管男友怎么哄,也止不住我绝了堤的梨花带雨。


他一直轻轻弯着腰,用手抹着我从眼里汩汩溢出的眼泪。


他终于红着眼眶。在我耳边轻声说,“不哭不哭了,我和你一样难过的呀。可为什么总是我在安慰你呢。”言语里满是委屈和不知怎么办才好的无助。


在那一刻,我脑子里那句“因为你是男人,我是女人”这句可笑的,充满讽刺意味的话,狠狠拍了我一巴掌。


大抵是个女孩,骨子里就与生俱来了一些“自私的骄傲”的成分。


可别忘了,爱情是个相互扶持的活儿。你在家里是公主的时候,男友在家里,或许是皇帝。


在男人探索着平安的路径时,姑娘要在一旁低低地唱着忘倦的歌。好让旅途有趣些。


 


 


真正骄傲的女孩儿,是糊得了墙,敲得了代码,搬得了重物。真性情却并不以此为傲。


她知道光荣与梦想需要披荆斩棘。她知道每个深夜独处的孤单会有明天的太阳作伴。


而过分骄傲的姑娘,只会娇滴滴地哭闹着男友不翘课陪自己看病。而迎来招聘会上的主管推推眼镜,一脸抱歉地说,“对不起,我们这个工作比较辛苦,不适合女生”时,她只会慨叹着命运对女人是多么不公。


 


 


田媛


2014.7.12



评论
热度(1871)
  1. 娶了媳妇忘了娘lin__rose 转载了此文字  到 lin__rose=备份
  2. 糍饭团阅读文字 转载了此文字